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亭亭净植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日志

 
 

丙申猴年   

2016-09-28 23:08:24|  分类: 【思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09月28日「晴天霹雳」
生命中有很多第一次,看来你又得经历一次了。
第6天了,你用了几近一周的时间适应了这里的一切,包括环境,人群。其实更为重要的,是你接受了自己,确确实实,你生了病。
学校体检,当你发觉你与周围人的检查结果不一样时,那种恐惧感就像是要吞噬光明的恶魔一样,你无法排除那种对于未知的后怕,彷佛在你心底早已发出对身体不自信的信号。随之而来的三天后,皮试结果、胸片、CT,每一样结果都像是无数阴魂不散的小鬼,告诉你:你真的病了。
仅仅那一天,你又变成了泪人儿。
你最害怕的不是生病,而是生病之后带来的一系列影响。你怕自此之后没有了朋友,你怕那种被冷落的孤单,你怕自己没完成的梦想,你怕自己还有好多事没做,你怕生病的不只自己,你怕伤害的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
上帝的确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在你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给你送来一个晴天霹雳。
你最后还是惊动了家人,因为你实在不能独自承受。那一天,你一个人跑遍了三个陌生的地方,最后在一家医院确诊的时候,你在医院的院子里哭着给母亲打了电话,母亲安慰你不要怕她马上就赶过来。路上,车上,你的眼泪一直没有停止,你没有回学校,一个人在渭滨湖畔坐了大半天。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勉强的挤出笑容发了自拍,发了朋友圈说让大家一定记得你还是个爱笑的女孩。没有回复,你就悄悄的走出了大家的视野,然后你就住了院,城市边缘的一家医院。

2016年09月29日「你并不是单枪匹马」
并不是一个人的斗争。
失了爱情,失了一声问候,失了一种习惯。你以为所有的一切终是因果轮回,该承受的终该是自己承担。沮丧、无助,你狼狈的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傲气。
住院的开始,母亲一直陪同。说到底,她担心你不吃饭,情绪不稳,她担心你照顾不好自己然后只会加重病情。病房的阿姨们看到你不吃饭在哭,都在旁劝说一定要好好吃饭,你蹲在路灯下抹眼泪,母亲劝说不下着急的训斥你,结果看到你哭她也红了眼睛。
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是爸爸,奶奶,弟弟,姑姑,表哥,表妹,朋友。他们陪你聊了许久,多半都是劝慰。弟弟专程来看你,开导你,后来来了一位朋友,他们用最真挚的感情告诉你,没有人会嫌弃你。
这一刻你明白,谁才是最爱你的人。
母亲常嘲笑你是怕孤单的人,她比谁都清楚你这个时候需要陪伴,需要鼓励。他没有来,但是他却来了。
深呼一口气,所有的一切都释然。你终于能够坦然面对一切,对于昨天,你似乎不再有那么多难过了。

2016年09月30日「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
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所以才会有感同身受。也是因为同病相怜,所以才会对每个人有莫名的亲切感。
刚来的时候,看着这里的每个人都带着口罩,不由得想起电影里的外太空人,每个人都带着防毒面罩,看不清表情,只觉得很冰冷。
新换了病房,旁边是位姐姐,30多岁,她很亲切,略黑的皮肤却藏不住她那双葡萄般的黑眼珠子,她不带口罩,见我的时候冲我微笑。她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了,医生都说她恢复不错,十一后就可以出院了。也是一次谈话,我听到她讲自己是怎么生病的时候,她说她有个女儿,2005年的时候丈夫去世了,那几年她心情不好,整天不吃饭,体重也是直线下降,导致她后来身体一直不好,免疫力低下。公公婆婆没了儿子,便把孙女接过去照顾,她身体不好回娘家工作,想过重新组建家庭,可是一直没遇到合适的。她谈起自己的丈夫时眼中闪烁着泪水,我想,他一定很爱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一定对他很好。
右边是为阿姨,我刚搬进来时是有点害怕的,因为她身上插着管子,也带着心电监护,整个人躺在床上不说话,精神很差,只有她丈夫陪同。护士说她是个肠梗阻的病人,双肾还有积水。第一个晚上的时候护士不停的进进出出,加之我晚上盗汗,那晚我并没有休息好,虽然心里有点不满意,但觉得她躺床上也挺可怜,便作罢。她丈夫日夜陪同,晚上醒来帮她端盆倒尿服侍的很有耐心,这几天她精神好转,有时候会发脾气,但是丈夫依然悉心照料,他像照顾孩子一样有时还逗她玩,不嫌弃不避讳,满满都是爱,这是一种陈酿了很久的爱情。
不像现在的食色男女,结婚离婚,一言不合,随心所欲。
加床的一位女病人,比我只大三岁,她一个人来住院,没有人陪同。她结婚不久,准备要小孩却查出这样的病,老公只塞给她3000块钱让她住院,也不来看她,还有些嫌弃她。我听到她在电话里跟他吵架,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选择了这样一种婚姻,只是觉得有点惋惜。也许每个人的选择都有自己的言不由衷吧。
我默默关注着我身边的三个人,每个人都带给我不同的感触。我听他们讲述身边不同的病人,每天都会听到不同的故事,真真切切,却又令人思考。
2016年10月02日「十月安好」
挂着吊瓶单手码了近千字,一个不小心点错,所有的文字全部丢失。哭笑不得,印象中这是第二次不小心,无奈。

2016年10月13日「一场噩梦」
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事情总是接踵而至。
越想要摆脱某种魔咒,越摆脱不了。临床的姐姐今天出院,奔波的父亲又要再次奔波,打了那么多电话都是在忙,脆弱的心拼命想要捂住伤口,却还是疼的泪流。
越是有那么多人关心却越觉得难过,就像拼命想要长大的孩子拼命证明自己,却总是会被担心。
所有的因必然带来果。我学会给很多事情找借口。我知道他很忙,我知道他要赚钱,我知道是我先伤害别人,我知道谁也不欠谁,我知道我并不是他所爱。可是我的温暖我的拥抱我的热情都被自己拒绝,就像现在我留给自己最长的等待最深的孤独最痛的感悟。
我决定闭口不言做个哑巴,把所有的痛苦都一把吞咽。我不想再用长长的电话来缩短我的忧愁,我不想再用懦弱的自己换取无谓的同情,我不想再把眼泪串成珠子诠释我的脆弱。
我并不是顾影自怜。
我也不想谁都对我说同情。
谁也不可以复制谁的一生,没有人会有同样的经历,所以从来都不会有感同身受,只有自己默默承受。
即使努力放松自己,即使让自己不那么害怕,可是那样一根管子插入鼻腔的时候你还是本能的求生欲望拼命挣扎了许久,你大声呼救说你受不了了说你快死了,可是声音出来的毫无力量只是沙哑的绝望,你要挣脱被摁住了手脚,你要喊叫也被制止了,你努力的换气还是没有空气。那种感觉,冲破了之前所有的想象,的确像是在“杀人”,的确是窒息,的确有那么一刻的挣扎是真的不会再爬起来。 我真的没有在夸张,就像一场噩梦挥之不去。结束的时候,整个人瘫在床上,眼泪才顺着眼角一滴一滴落下。捂着口鼻出去的时候,爸爸在等我,我已然变成了泪人儿,我没能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爸爸固执要来是对的,确实我需要人陪。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知道爷爷离开我的时候是怎样的痛苦,回想起那一幕,我才能大致想象那一刻在我心中的梦靥。死亡,于求生的人来说就是一种消耗殆尽的氧气,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渴望及痛苦。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很平静了,夜晚,我回想发生的一切,竟然有种自责,想对父母,想对身边爱我的人,想对自己说句抱歉:没能照顾好自己,是我对不起!
爱自己,才是爱别人。善待自己,才是善待他人。放过自己,才是放过他人。
愿你的生活自此没有眼泪,愿你的人生不再羁绊,愿你快乐,安康。

2016年11月12日「只不过自欺欺人」
凌晨12点,我被他的电话惊醒,背部出了很多热汗。服药后的自己总是很容易入睡,昏昏沉沉,完全不清楚电话铃声是来自晨起的闹铃还是什么,就自然而然的挂断了。第二声响起,还是没有搞清状况,又挂断了。迷迷糊糊爬起来上了厕所,电话再次响起,才彻底明白是他的电话。好吧,我可能还有些生气。鉴于扰到别人,我就不做声,听到他说刚下班回家,问我为什么不领红包?我没说话。
随后给他回微信,乱七八糟说了一些,总之后来又睡不着了,心里莫名其妙的烦躁,确实,我不想再被这些事烦扰。一想到自己要长期吃那么多带有全身性副作用的药物,就不自觉的把它归结于当初自己傻傻折腾自己的那些事上,然后顿时感觉自己就成了无欲无求的尼姑,什么七情六欲全无。
是啊,我被折腾怕了,为自己不能像个当下年轻人那样熬夜,喝酒,潇潇洒洒而心生一种怨恨。不管别人怎么想,我是觉得自己任性不起来了,做什么都有禁忌,连挥霍的资本都没有了。
我并不想抱怨,在我冷静的时候我回想起往事我是有自责。
如果我的观察没有错,在我们分手之后他就彻底变成了工作狂,每天工作结束都是在11点之后,遇上个加班就更晚,哪天10点下班了也是罕见。我不喜欢,可是我能说什么,明明觉得这个人已经辛苦到连你自己都害怕,可是话到嘴边只有那几句,别太辛苦,早点下班回家休息。还能说什么?还应该说什么?
异地恋,分手,已经毫无疑问的在两个人之间画了一道界限,我们隔岸远观,谁都不清楚彼此的生活状态是什么。就一条无线电磁波,一条电流,能听到对方几句声音互相告知安好就算牵挂。
异地恋,完全脱节。
扪心自问,我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放他离开北方去南方的城市。
其实我觉得母亲有句话是说对了,我们俩都是在试探着对方,等待着确认结果。
大概都不爱,大概都等回应,大概是真的受伤了。
所以我们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2016年11月20日「我不想当病人」
我觉得我是正常人,可事实上每天的大把的药物都在提醒着我,我是个病人。
我承认我最近突然好消极,我不想吃药,药太苦了,药太多了,有时候药卡在喉咙里像咽不下去,想吐,也想哭。
我不能给任何人说我的想法,就连母亲,我都不敢告诉她,因为她会担心,会心疼。
这两天觉得胸口疼,我也搞不清楚是不是心理作用。我不知道这些药物除了在治疗的作用上还能给我的身体带来多少副作用,我不敢去想,没有人会明白你的害怕。
最近一直晚睡,睡太晚,睡不着。
人毕竟是群居动物,我还是喜欢大集体的生活,喜欢回归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我试图让自己像大家一样,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喜欢的事情。可是总是有太多忌讳。母亲常打来电话查岗,问我下班没?问我吃饭没?还不忘嘱咐我不要忘记吃药,不要感冒。
我嘴馋,本来就是一个吃货,喜辣,可是每次在食物面前要犹豫;
我好强,有些东西我不懂我就想再去弄懂,可是一专心我就忘了时间,然后下班,睡觉就会晚;
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我:你跟别人不一样,你不能劳累,你需要休息。可是我总想知道,究竟什么才是劳累,我怎样做才是不会伤害自己。
太多的害怕,太想像个健康人,所以连大口喘气都害怕,连身上每一块部位细微的变化都会敏感,后来我变得怯懦,变得给每件偷懒找借口,我开始讨厌这样的生活。

2016年12月15日「12月,并没有结束」
我强忍着眼泪不使它们掉下来,也在对话框里敲好了文字却删除,也拨通了电话在一秒之后又挂掉。
我过上了每天与各种药物打交道的生活,药物的副作用使我第二次住进了医院,我尽量躲开众人的眼球,像大家一样上班下班,然后我就回病房去挂吊瓶。
我的脸又胖又肿,还莫名其妙长了好多小米粒,我的脸已经不成人样,而姨妈痛今天也如期光顾了我,我确信,我已经被虐的够惨了。
我多么希望这一切都能够尽快结束。我不敢照镜子,不敢自拍,我甚至无法接受我现在的面孔;我不希望再被抽血扎针,不疼真的是假的;我也不希望再吃那么多药,我希望我像健康的他们一样做自己喜欢的一切;我想跑,我想运动,我也想酣畅淋漓,即使累也是开心。
我也希望有个爱我的人在身边,可是我又不愿意让他看到这么不完美的我,我也想恋爱,可是我没有勇气。
他说,脸不好了以后可以慢慢修复,身体也在慢慢恢复,距离治愈也就不远了,这个冬天不那么友好,那么春天也快到了。
记得以前很多不确定出现的时候我总是逼着他给我预测结果的好坏,还要他承诺结果就如他所言,因为我相信他说的,有他做担保,我什么都不怕。
而现在,即使真的很难熬,我也知道疼痛都是暂时,我也依然相信否极泰来。

2016年12月31日「但愿是告别」
终于结束了我的本命年。
像往年一样,感性的人喜欢以文字的形式对逝去的一年告别,而对新年的到来寄予希望。
一半欢喜,一半伤。
一半收获,一半失。
我不怪后来为什么我失去了这么多,承受了这么多,因为曾经我至少拥有了很多快乐。
上帝从来不会只把好运降临在一个人的身上,它若给你一点小惩罚,也只是为了让你变得更接近下一个美好。
我越来越喜欢“物极必反,否极泰来”这样的话语。我觉得一个人不会一直被光环围绕,一个人也不会一直被阴霾笼罩。所有的一切转折都是上升。
很幸运前半年我顺利完成了我的目标任务,也不遗憾后半年的生病带给我漫长的折磨。至少在现在,我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会告诉我身边的每个人爱惜自己的身体。

2017,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2017,新年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